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文化 >

社会文化

从小就被批评玩物丧志于谦却活出了让郭德纲都羡慕的人生!

发布日期:2021-09-10 01:50   来源:未知   阅读:

  谈到郭德纲,有些人总是愿意说他出身贫寒。年轻的时候,他从底层挣扎,挨饿受冻,尝尽了人民的疾苦,一步一步地流着血和泪,没有依靠,情绪低落。

  我可以理解,人们愿意给郭德纲贴上这样的标签,是因为我们从郭德纲,看到了一个典型的“草根反击”的故事,一个实现中国梦想的故事。在普通人当中,励志故事总是更讨喜更鼓舞人心,因为它们能让人看到对生计的希望。

  在很大程度上,郭德纲的遭遇与其说是因为命运给他制造了障碍,不如说是因为他坚强的性格。

  其实,郭德纲的家庭条件还是不错的。他的父亲在红桥区, 天津市担任一个派出所副所长的职务,按道理来说,他的生活条件并不是很好,只能背着包睡在火车站,被郊区的房东赶着。可以说,他在一些好学校读书,享受一些相对优质的教育资源,是没有压力的。而且以他聪明的头脑和惊人的毅力,如果他像其他孩子一样一步一步完成学业,将来在社会上也同样容易找到一份体面的高薪工作。然而,郭德纲选择了最艰难的道路。他想谈谈相声。

  郭德纲从小就喜欢谈论相声,在天津有几个孩子不喜欢相声,但其他人都把相声当成一种游戏和娱乐。只有郭德纲决心把它发展成自己的事业。恐怕我父亲这个派出所副所长也帮不了多少忙。幸运的是,我父亲在有一些人脉。他请人与著名相声艺术家取得联系,并派到家中与他一起学习相声。

  进入相声圈后,郭德纲的悟性和智慧使他迅速走上了道路。当他不到20岁的时候,郭德纲进入了红桥区文化中心。起初,他跟着当时的文化馆馆长杨志刚,忙于一些琐事。1993年,他实际上成为了文化中心的正式员工。可以说,他有条件像所谓的主流相声演员一样,捧这个铁饭碗一辈子。但郭德纲对此并不满意。他有更大的野心。1995年,他走出去创办了自己的相声团体,也就是后来的德云社显然,这条路上布满了荆棘,这让他尝到了人情的温暖和温暖。

  回顾郭德纲的创业生涯,其实可以看到,好胜心强的郭德纲,不断为自己制造问题,从而迎接更大的挑战。另一方面,德云社,的另一个支柱于谦,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当然,于谦家族可能比郭德纲,更优越,他不需要从这么窄的桥里挤出来。虽然他从小就喜欢相声,但他不一定非要和相声同归于尽。条条大路通罗马,他有很多办法养活自己。

  实际上于谦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小时候于谦不光喜欢相声,凡是那些在大人看来不务正业的事情他都做,似乎还做得都挺有模有样,那时候他跟着一些比自己大的孩子,“秋斗蟋蟀,冬怀鸣虫,鞲鹰逐兔,挈狗捉獾。”

  在今天更加务实主义的人们看来,所谓的这种“玩儿”毫无价值所在,完全是八旗子弟遗老遗少玩物丧志的遗毒,他们老祖宗的基业就是这么给活生生玩没了。

  不管是社会上对这种行为的态度,还是于谦小时候家里对他的不满,作为老搭档,郭德纲都不认同。他曾在于谦所著的书中写下这样的序言:“于谦这辈子活得比我值”。

  尽管今天的郭德纲什么都有了,财富,地位,声望,他早已成为了一个人生赢家。但郭德纲却没有于谦活得那么潇洒,他的生活并不像于谦般丰富多彩。

  相声对于郭德纲来说固然也是爱好,但如今的相声变得更加沉重,因为郭德纲身上背负的压力是前所未有的,香港六喝白小姐开奖资料,他在相声界的地位和所承载的责任使他无法以一个“玩儿”的心态去对待相声。毕竟德云社几百号人,他得保证这些孩子们能吃上饭。

  尽管2005年之后,德云社火了,但从2008年开始,令郭德纲糟心的事情却越来越多,建社元老以及师兄弟,徒弟接连出走,郭德纲一时间也难以招架。然而作为德云社的重要人物,于谦却总能置身事外,独善其身。尽管诸如张鹤伦、岳云鹏、栾云平等徒弟都纷纷站队表忠心,控诉何、李、曹、徐等人的做法,但于谦却很少掺和德云社的内部矛盾,他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德云社的普通员工,远离是非。

  在于谦位于大兴礼贤的动物园,他接受过美女主持人胡玲的一次采访,当胡玲问于谦,“德云社为什么不给你股份”的时候。于谦的回答体现出了他对待生活一贯的方式和态度:“我为什么要股份呀,觉得自己有能力可以出去单干,但我还是安于一个普通演员的现状,我享受赚我演员这份工资的清闲,省了好多心”。

  那些年德云社确实因为郭德纲的嫉恶如仇,睚眦必报而惹来了不少“官司”,但于谦却把这件事看得很明白,面对记者的发问,于谦曾说过:“郭德纲能成事,恰恰是源自于嫉恶如仇,睚眦必报的本性,如果郭德纲是我这种性格,可能就没有今天的德云社了,所以他是郭德纲,而我是于谦”。

  有一年,于谦和朋友喝酒,久别重逢,于谦就多饮了几盅,以至于当天晚上的演出都耽误了,当时孟鹤堂把于谦拉到演出后台,于谦还没下车就吐车上了,在郭德纲的授意下,几个徒弟拿矿泉水往他脑袋上浇,这才勉强登场,也因此制造了一场著名的“醉酒版汾河湾”。用郭德纲的原话说:“这一晚上演得,那是哪都不挨哪呀。”

  演出结束之后,于谦回到家,半夜三点于谦才算彻底醒过酒来,给郭德纲去了一个电话,道了个歉。

  可见在于老师眼中,说相声还是没有喝酒重要,这可不是瞎说,老郭早就给总结出来了,于老师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呀,说相声顶多排第四。

  在郭德纲忙着应付出走徒弟们的口诛笔伐,和来自主流相声界负面声音的时候,于谦正忙着和吴京、马未都、喻恩泰等好兄弟们推杯换盏呢,在郭德纲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绞尽脑汁创作新段子的时候,于谦则在自己的马场中跃马扬鞭。您说,老郭能不羡慕于谦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