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军事新闻

相约玫瑰离咱太远--外来青年的婚恋情感

发布日期:2022-01-18 00:05   来源:未知   阅读:

  和洪国瑞一样,众多孤独的异乡人都有一个心愿,在忙碌的都市里寻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然后真正在这个城市里安下家来。

  2004年情人节的前一天,在杭州打工的浙江衢州青年邹庆丰做了一件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的事情:在杭州的闹市区举起大幅征婚广告牌。

  邹庆丰在牌上写道:我想成个家——为了自己、为了父母、为了所有爱着我的亲人。可是时光匆匆飞逝,我就是没有寻找女朋友的渠道,我真诚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帮助。

  “我做泥水工六七年了,工地上没有女的,开放一点的工友到舞厅里找女人,其他的回老家相亲找老婆,我线岁的邹庆丰想到了自己的伤心事:“我妈去年高血压突然去世了。她本来准备第二天去拜菩萨,问问我的婚姻的……”

  邹庆丰在广告牌上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数小时后,他接到了几个电话。然而,在越来越多的年轻外来务工青年中,像邹庆丰这样寻找“另一半”的毕竟只是少数。

  “现在关于外来打工者的报道很多,可大家只关心他们有没有讨到工钱,能不能安全回家过年,其实他们有很强烈的情感需要。”细心的杭州人汤勉在城西租了一间15平方米的房间,今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完全免费的“都市人交友俱乐部”开张了。按照汤勉的说法,她的俱乐部就是为邹庆丰这样的外来打工青年“牵牵线搭搭桥”。在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来报名的外来务工青年就达到了270多名。有两个年轻人得到消息后,甚至专门从绍兴和淳安千岛湖赶到杭州,走进了俱乐部。

  “我们的服务对象就是这些外来的‘城市蓝领’,他们远离家乡,年纪轻轻出来谋生不容易”,汤勉说:“一个人的肩膀太弱,我想给他们找个说说话、商量商量事的伴儿。”

  可是现在,汤勉有些发愁:“我这里男孩太多,女孩太少,出去玩总不能全是男的吧。”粗粗地数了一下,前来登记的男性有220人,而女性只有52人,男女比例十分悬殊。

  今年33岁的刘庆雷1992年中专毕业来到杭州,如今,这位江苏泗阳青年已在杭州工作了近12年。由于和女友在多年前分手,刘庆雷也开始在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里寻找自己的“另一半”。

  “我们的环境也在制约着我们找对象。”刘庆雷在一家国有企业当电焊工,他所在的车间清一色全是男性,而单位的女性全躲在办公室里。“她们戴眼睛、敲电脑、喝咖啡,和我们有一定的距离。”刘庆雷认真地说。虽然工厂附近还有一个服装厂,可在刘庆雷的印象中,那里的女工只是一群永远埋头干活的人们。

  由于是外地人,刘庆雷在杭州没有亲戚,远在家乡的亲友根本帮不上忙。他在杭州有几个同学,可大家也都在忙自己的事,很少聚在一起。刘庆雷曾按照报纸上的征婚广告写过信,他在信中坦诚自己的打工身份,并留下了手机号码,可50多封信都如石沉大海。

  “我们找不到对象,主要是因为整个社会还没想到这个事情。媒体上那些‘相约玫瑰’和‘都市男女’都是给高级白领看的,离我们太远。”平时喜欢翻翻书报的刘庆雷对“外来青年的婚恋环境”有些不满:“婚介公司要价太高,纯粹是为了赚钱,根本没有考虑我们这些外来打工者能不能承受,像汤勉大姐这样,能把我们放在心上的人实在太少了。”

  和汤勉一样,杭州力洋健身器材厂的厂长姚志平也希望外来务工者们“成双成对”。“招工人时,我们比较喜欢‘夫妻档’,他们让人放心。”姚志平解释说:“和单身汉相比,夫妻的花销省了不少,两个人只要租一间房,老婆还能管着老公,打架的、赌博的也比单身汉少。有什么事,两个人还可以商量商量,不至于有什么意外。”

  2月17日上午,刚从姚志平厂里辞去工作的安徽歙县青年王桂赛在杭州闹市区自杀身亡。在姚志平的记忆中,王桂赛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平时节衣缩食,就想多存点钱,以后回家盖房子娶媳妇。王桂赛的老乡王仁乐说,今年36岁的王桂赛曾经从媒婆那儿买回来一个河南女子,后来发现那名女子是有家庭有孩子的,便又把她送了回去。

  浙江省人民医院曾对200名20岁-40岁年龄段的外来打工青年进行随机调查,其中有90%的人“感到寂寞孤独”,“为感情困扰”的占35%。卫生部公布的一组数字显示,我国88%的外来民工都患有不同程度的性压抑症。专家表示,如果外来务工青年的心理障碍得不到及时解决,往往会直接导致自杀、酗酒、斗殴,甚至强奸、情杀等恶性治安案件。

  在“都市人交友俱乐部”报了名的刘庆雷月收入有1800多元,这在杭州的外来务工者中算是高的。他对未来有着不错的打算,但前提是找到“中意的人”:“我会和她商量买保险、迁户口的事,虽然杭州的房价很高,但我们可以去银行贷款,在远一点的地方买个二手房,那就真正在杭州安下了家。”朱立毅全尚水

  在外来务工者中,男性想在城里找到“另一半”,远比女性要困难得多。农村女性非常谨慎,她们外出打工比较少,因此女性外来务工者的总人数远远少于男性。此外,外来女性还可以选择“城里人”,可男性外来务工者要找一个城市女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于是男性外来务工者的选择余地便又相应地缩小了。

  如果能找到“另一半”,这将有助于弥补他们的感情空白,使他们产生稳定感,进而减少他们与城市的磨擦和对立情绪,并大大降低犯罪几率。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还会因此慢慢地融入这个城市。

  和洪国瑞一样,众多孤独的异乡人都有一个心愿,在忙碌的都市里寻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然后真正在这个城市里安下家来。

  2004年情人节的前一天,在杭州打工的浙江衢州青年邹庆丰做了一件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的事情:在杭州的闹市区举起大幅征婚广告牌。

  邹庆丰在牌上写道:我想成个家——为了自己、为了父母、为了所有爱着我的亲人。可是时光匆匆飞逝,我就是没有寻找女朋友的渠道,我真诚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帮助。

  “我做泥水工六七年了,工地上没有女的,开放一点的工友到舞厅里找女人,其他的回老家相亲找老婆,我线岁的邹庆丰想到了自己的伤心事:“我妈去年高血压突然去世了。她本来准备第二天去拜菩萨,问问我的婚姻的……”

  邹庆丰在广告牌上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数小时后,他接到了几个电话。然而,在越来越多的年轻外来务工青年中,像邹庆丰这样寻找“另一半”的毕竟只是少数。

  “现在关于外来打工者的报道很多,可大家只关心他们有没有讨到工钱,能不能安全回家过年,其实他们有很强烈的情感需要。”细心的杭州人汤勉在城西租了一间15平方米的房间,今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完全免费的“都市人交友俱乐部”开张了。按照汤勉的说法,她的俱乐部就是为邹庆丰这样的外来打工青年“牵牵线搭搭桥”。在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来报名的外来务工青年就达到了270多名。有两个年轻人得到消息后,甚至专门从绍兴和淳安千岛湖赶到杭州,走进了俱乐部。

  “我们的服务对象就是这些外来的‘城市蓝领’,他们远离家乡,年纪轻轻出来谋生不容易”,汤勉说:“一个人的肩膀太弱,我想给他们找个说说话、商量商量事的伴儿。”

  可是现在,汤勉有些发愁:“我这里男孩太多,女孩太少,出去玩总不能全是男的吧。”粗粗地数了一下,前来登记的男性有220人,而女性只有52人,男女比例十分悬殊。

  今年33岁的刘庆雷1992年中专毕业来到杭州,如今,这位江苏泗阳青年已在杭州工作了近12年。由于和女友在多年前分手,刘庆雷也开始在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里寻找自己的“另一半”。

  “我们的环境也在制约着我们找对象。”刘庆雷在一家国有企业当电焊工,他所在的车间清一色全是男性,而单位的女性全躲在办公室里。“她们戴眼睛、敲电脑、喝咖啡,和我们有一定的距离。”刘庆雷认真地说。虽然工厂附近还有一个服装厂,可在刘庆雷的印象中,那里的女工只是一群永远埋头干活的人们。

  由于是外地人,刘庆雷在杭州没有亲戚,远在家乡的亲友根本帮不上忙。他在杭州有几个同学,可大家也都在忙自己的事,很少聚在一起。刘庆雷曾按照报纸上的征婚广告写过信,他在信中坦诚自己的打工身份,并留下了手机号码,可50多封信都如石沉大海。

  “我们找不到对象,主要是因为整个社会还没想到这个事情。媒体上那些‘相约玫瑰’和‘都市男女’都是给高级白领看的,离我们太远。”平时喜欢翻翻书报的刘庆雷对“外来青年的婚恋环境”有些不满:“婚介公司要价太高,纯粹是为了赚钱,根本没有考虑我们这些外来打工者能不能承受,像汤勉大姐这样,能把我们放在心上的人实在太少了。”

  和汤勉一样,杭州力洋健身器材厂的厂长姚志平也希望外来务工者们“成双成对”。“招工人时,我们比较喜欢‘夫妻档’,他们让人放心。”姚志平解释说:“和单身汉相比,夫妻的花销省了不少,两个人只要租一间房,老婆还能管着老公,打架的、赌博的也比单身汉少。有什么事,两个人还可以商量商量,不至于有什么意外。”

  2月17日上午,刚从姚志平厂里辞去工作的安徽歙县青年王桂赛在杭州闹市区自杀身亡。在姚志平的记忆中,王桂赛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平时节衣缩食,就想多存点钱,以后回家盖房子娶媳妇。王桂赛的老乡王仁乐说,今年36岁的王桂赛曾经从媒婆那儿买回来一个河南女子,后来发现那名女子是有家庭有孩子的,便又把她送了回去。

  浙江省人民医院曾对200名20岁-40岁年龄段的外来打工青年进行随机调查,其中有90%的人“感到寂寞孤独”,“为感情困扰”的占35%。卫生部公布的一组数字显示,我国88%的外来民工都患有不同程度的性压抑症。专家表示,如果外来务工青年的心理障碍得不到及时解决,往往会直接导致自杀、酗酒、斗殴,甚至强奸、情杀等恶性治安案件。

  在“都市人交友俱乐部”报了名的刘庆雷月收入有1800多元,这在杭州的外来务工者中算是高的。他对未来有着不错的打算,但前提是找到“中意的人”:“我会和她商量买保险、迁户口的事,虽然杭州的房价很高,但我们可以去银行贷款,在远一点的地方买个二手房,那就真正在杭州安下了家。”朱立毅全尚水

  在外来务工者中,男性想在城里找到“另一半”,远比女性要困难得多。农村女性非常谨慎,她们外出打工比较少,因此女性外来务工者的总人数远远少于男性。此外,外来女性还可以选择“城里人”,可男性外来务工者要找一个城市女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于是男性外来务工者的选择余地便又相应地缩小了。

  如果能找到“另一半”,这将有助于弥补他们的感情空白,使他们产生稳定感,进而减少他们与城市的磨擦和对立情绪,并大大降低犯罪几率。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还会因此慢慢地融入这个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