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大咖名流

群英谱 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结成”卫楚“兄弟做志愿者39天无休

发布日期:2021-11-30 22:07   来源:未知   阅读:

  连续39天,他们每日奔波于市内的各大医院及各医疗队的驻地,运送爱心物资;他们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默默守候的车灯成了英雄夜归路上最温热的光亮。

  他们给车队取了名——“九枪卫楚”,九个人就像九杆长枪,守护他们深爱着的家园。

  “九枪卫楚”的成员来自不同行业,此前是毫无交集的陌生人,但在1月23日武汉关闭进出通道消息传出时,他们都曾第一时间加入慈善机构招募的志愿者车队群。

  因为在群内最为活跃,彼此住得不远,9个人便自发地集结在一起。9名成员包括8名男队员,1名女队员。女队员名叫杨巧玲,是名献血积极分子,每半个月献血一次。分工时,男队员们负责外出执行任务,小杨在家负责调度。

  近年回国创业,对金融机构提供互联网法律服务的赵越也是其中一员。独居的他因为怕家人担心,至今没有告诉家人自己在做志愿者。他借口疫情暴发前开过年会需要隔离,拒绝了计划来陪他的母亲。

  做志愿者以来,“九枪卫楚”帮助运送过呼吸机、监护仪、口罩、手套、速冻食品、巧克力、沐浴露等物资。武警胡贝有两台车,用小轿车接送完医护人员,他就赶紧回家换上小货车去送物资。

  运送物资难免遇到中转问题,汽车3S店的经理张强就把空着的店利用起来,临时囤放暂时没被送出的物资。

  张强的妻子是医生,为了保护彼此,他们分住在青山区的两套房里,两套房隔着马路对望着。

  前段时间,赵越给队里的伙伴们买了新冠志愿者保险。”我们算是一张保单上的生死兄弟啦。“他笑着说。

  自车队成立以来,“九枪卫楚”去过湖北省人民医院、武汉市第三医院、金银潭医院、同济医院、协和医院、中南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等20多家医院。有时候是运送物资,有时候是免费接送无法出行的一线医护人员。

  队员们每日早晨七点前各自出发,接送提前在微信上约定好的医护人员上早班,再送早上下夜班的医护回家。晚上六七点出发去接下班的医护人员。“最晚一次是凌晨两点多,当时接一位ICU的护士,ICU比较特殊,随时会遇到抢救的临时情况。所以下班时间也没办法准确预测。”赵越说。

  连续39天,一天未休。队员之间相互劝对方休息“你都跑了几遍了,我来跑”,但没有人真的休息。

  房地产评估机构职员华猛今年42岁,他的母亲劝说他,“你也该休息了。”华猛说,“你要是看到那些20多岁的小女孩被口罩磨破的脸,被消毒液泡破的手,你都不会去停下来(志愿工作)。”在华猛看来,做志愿者不是上班,“上班是讲钱的,但做志愿者更多是心灵上和思想上的东西。这个驱动力比金钱更大。”

  医护守护生命,“九枪卫楚”用尽全力守护他们。相互照亮的上下班路上,有不会被遗失的感恩。

  队员盛皓回忆称,“医院人员上车后从来不坐副驾,都是坐后排与我斜对角的位置,也很少交谈。过年那段时间天气湿冷,他们总是把窗户打开,把脸贴着风口,十几公里一路吹风回去,生怕万一感染会传染给我。”

  “九枪卫楚”的汽车后座上,收到过医护人员留下的礼物,有时是两枚珍贵的口罩,或者是一瓶免洗洗手液,又或者是一块可爱的蛋糕。

  华猛说,“刚开始也许只是想着做好事,接送他们上下班,到后面我理解了,这不仅仅是接送,而是把他们照顾得很好,让他们在病房里安心。”

  他们运送的物资主要分两类。一部分来源于车队自己的朋友。当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朋友们得知他们在做志愿者后,就托他们帮忙转送爱心。另一部分来自“最美快递员”汪勇。汪勇是志愿者的先锋,近日曾出现在《新闻联播》的特写镜头中。赵越说:“汪勇收到了很多社会捐赠,有指定医院的,也有无定向捐赠的。他会让我们帮忙运。”

  这场志愿者行动,让“九枪卫楚”收获到被信任的感动,也让他们有了不一样的人生感悟。

  “我在朋友圈发了我在做志愿者的消息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最先给我转钱、捐赠的人,是那些可能只会在节日发个祝福,平日不怎么联系的人。这是对我们做的事的认可,对我们的认可。”华猛说。

  谈及自己做志愿者的初心,赵越说,“没有想过特别高尚的想法,看到播出的疫情新闻,第一反应就是担心自己帮不上忙。”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当志愿者是很危险的事情,但在“九枪卫楚”看来,也还好。汤熠介绍称,他们中有四个当过兵,懂得应急处理,也十分注重疫情的防御保护,“我们一定会穿好防护服,及时进行消杀工作。”

  曾多次经历生死的退伍消防官兵韩海东说,“不管自己穿了这身军装还是脱了这身军装,我始终记得自己是个兵,有责任。”

  车队成立以来的第28天,八名男队员执行了同一个任务。他们戴着口罩,打了最全的一次照面。但对于在家调度的女队员杨巧玲,赵越至今还没见过。队员李勇说自己的心愿很简单,“疫情结束后,大家摘掉口罩,好好吃个饭,一起喝喝酒。”